凯发k8国际

凯发k8国际




父子感恩浙大,师生一往情深 —— 我院校友翁振涛父子艰苦创业,接力回馈母校

時間:2014-12-24浏覽:6603設置

翁振濤:

原甯波華液機器制造有限公司創始人,現甯波千普機電液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1982年畢業于浙江大學流體傳動與控制專業,浙大EMBA碩士學位,高級工程師,現任甯波市政協委員、甯波市商會副會長。長期從事電液比例控制技術、變頻微機控制技術、海洋工程裝備技術等領域的研究。曾獲中國優秀民營科技企業家,甯波市有突出貢獻專家、甯波市十大發明之星,全國關愛員工優秀民營企業家,橡膠機械事業作出重大貢獻人物獎等。長期熱心于慈善事業,先後在浙江大學設立華液獎教金、千普華液獎勵基金,在甯波市設立華液獎教金、母親愛心扶貧基金等。

在二零一四年三月的最後一天,機械系師生一行三人如期到達曆史文化名城甯波。在風景秀麗的東錢湖畔,千普華液集團依山而建,一排排廠房在群山映襯下顯得十分安詳,而轟鳴不止的制造工廠卻正是隱藏在這片甯靜之中。

1:華液公司一覽

翁振濤先生的辦公室寬敞明亮。有書,不多,也並不刻意堆砌。書櫥裏除了文件,更多的則是液壓專業和公司管理之類的書籍。室內除了辦公桌、沙發等必備用具外,並沒有什麽特別的擺設。最引人注目的要數挂在房間正中窗戶兩側的兩張合影,進門一眼就能瞧見,其中一張就是翁先生早年和浙大機械系淩俊傑教授一起工作的場景。我們就是在這裏拜會了翁先生本人。翁振濤先生氣質儒雅,和藹可親,著裝大方樸素,頭發略顯花白,更像是有學者風範的教授。甫一見面,翁先生幾句話就顯出平易近人之感,很快就消除了衆人的拘謹。寒暄過後,我們從翁先生的求學生涯開始聊了起來。

2:翁振濤先生

大學:求知若渴,師生情深

1977年,由于文革沖擊而中斷了十年的高考制度得以恢複,中國由此重新迎來了尊重知識、尊重人才的春天。時年十八歲的翁先生正是借此轉機,在1977年冬天,以應屆生身份順利考入浙江大學液壓傳動專業。彼時的浙大,辦學條件遠不如今日。然而,十年不讀書,知識的長期斷層讓能夠重新進入大學的這一代人無比珍惜求學機會。翁先生當年所在的班級共36人,年紀最大的34歲,最小的16歲,幾乎所有人都非常努力。大家求知若渴,只爭朝夕,盡力彌補十年所失,學習真是到了拼命的地步。“每天早上一定在六點之前起床,在玉泉植物園,拿著單詞本,一邊跑步一邊背單詞。中午沒有午休。到了晚上也不熄燈的,一般要學習到十一點多。星期天也很少遊玩,整個校園都這樣,一天巴不得24個小時都讀書,那種狀態現在很難想象了。”翁先生提起當年在浙大學習生活的場景,依然記憶猶新。

在浙大玉泉度過的第一個夏天,翁先生住在七舍,沒有風扇,杭州的夏天十分難熬。同學們剛開始還能睡在走廊過道裏,後來實在受不了,“人都是浸在汗中,還停水”,根本沒辦法睡著。大家夜裏就跑到理科部行政樓樓頂。女同學也管不了那麽多了,和男同學一起搶樓頂的空地。用水把樓板沖涼了,地下鋪上涼席,中間拉一塊布簾隔開,男生在男生的地方,女生在女生的地方,晚上就這麽睡覺。因爲教室太熱,沒有風扇,又沒有通風口,劉丹校長(原浙大名譽校長,在浙江大學工作38年,長期擔任學校的主要領導人)的夫人去監考,剛進去不久就暈倒了。即便條件如此艱苦,翁先生學習的熱情也不曾消減。在完成專業課學習的同時,翁先生還選修了五十多門課,三門外語,如饑似渴,以至于斯。“我到現在還記得液壓所盛敬超教授的板書,嚴謹、規範,就像印上去的一樣。還有林建亞教授和淩俊傑教授上的課,好象到現在還在耳邊回響!”翁先生對當時上課的老師們印象深刻,“不知道你們大學是怎麽上的,反正我們那會兒上課,都是腰杆筆筆挺直的,生怕漏掉一個字。”在這種濃厚的學習氛圍下,老師課堂講授效果極佳,學生聽得如癡如醉,一直十分努力的翁先生,成績也是十分出色。

翁先生在浙大讀書期間,那幾屆的師生關系在日後也一直傳爲美談。當時,作爲翁先生班級實驗教師的路甬祥,既要在帶著液壓班的學生們做實驗,還要爲出國留學進行德語學習。三個月內德語需要從零基礎到熟練掌握,同時還不能影響正常的教學工作,這種壓力使路老師難免無暇兼顧自己年幼的兒子。路老師當時也住在七舍,他們一家住在走廊的這頭,過道就是廚房,學生們就在另一頭。翁先生和同學們看在眼裏,主動輪流幫路老師帶孩子。“我們和老師的關系,既是師生,又是朋友。”那時的老師和學生,無論在學習還是生活上都保持著亦師亦友的關系。“還有淩俊傑教授,他們夫妻倆都是液壓所的教授,我把他當父親一樣,非常敬重,淩老師爲人、處事、治學十分嚴謹,對名利又很淡泊,對學生也很好。”翁先生工作以後,因嶽父病危來杭州住院,他和夫人兩人就借住在淩教授家裏。“他們求是村的房子很。接待我們。我和我夫人去了,他們忙前忙後……”說到此處,翁先生轉向他的兒子翁之旦:“當時好像有你了吧?還是抱著你去了,那個周奶奶,對你特別記得。”淩俊傑教授並非翁先生的畢業實習導師,但是,用翁先生的話來說,即使是課程導師,“師生關系也是好得一塌糊塗”。

正是在求學期間鑄就的堅實理論和無比融洽的師生關系爲翁先生的事業奠定了第一塊基石。

創業:遍嘗艱苦,終譜華章

1982年,翁先生以優異成績從浙江大學畢業。作爲文革後的首屆大學畢業生,那時候的話叫做“國家幹部,全民單位”,分量不輕,找個好單位根本不在話下。然而,翁先生由于身體原因,不得不通過申請才能回甯波老家的注塑機廠工作。沒想到,在甯波注塑機廠工作不到三個月,勞累過度的翁先生就因心肌炎住院一個多月。即便如此,半年以後,翁先生依然成爲了廠裏液壓方面最權威的技術員。那時,單位對大學生的要求和眼光也十分之高,翁先生剛進工廠,遇到機器振動、消叫、沖擊等問題,馬上就被叫去解決。廠裏對翁先生這個大學生的看法是,這類問題你是必須得搞定,你還是浙大液壓畢業的呢,整個廠就你一個!“倒還真能搞定!”翁先生十分自豪地說。在如今剛畢業的本科生看來,剛進企業就成爲某一方面的技術核心,真是不可想象,也很難實現。翁先生說:“這正是得益于在浙大液壓專業的紮實學習和充足的知識儲備。”因此,雖然剛剛參加工作,但翁先生解決起技術問題來卻能得心應手,“液壓問題就找小翁”,這是廠裏同事對翁先生最好的認可。翁先生在甯波注塑機廠工作僅三年,離職後卻爲企業留下了豐厚的技術遺産,他設計的系統,在十幾年之後還在爲企業繼續創造價值。

從1982年畢業到1993年創辦華液,十年之間,雖然幾經坎坷浮沈,身體又幾度不適,翁先生在液壓行業的探索始終未曾停止。他從國有單位甯波塑機廠辭職後,于1986年開始在鄉鎮企業東海液壓所擔任所長,此後三年,翁先生得以將精力投入到液壓元器件的研發上。1989年,想“做些事情”的翁先生,感到在別人的管理下束縛太多,很難發揮自己的專業優勢和能量,思慮再三,翁先生走上了自己創業的道路。在創辦華液之前,翁先生辦過鎮海四達塑料廠,與好友辦起了江北四達液壓件廠……1992年,他參加畢業十周年同學聚會時,幾個同學聽說他在辦公司,都非常感興趣,紛紛表達了合作意願,于是翁先生創辦了中外合資的法克機電有限公司。然而由于經驗不足,一年以後,公司卻“虧得一塌糊塗,幾乎到了要關閉的地步……”

從下海至今,前後奔波七八年,翁先生的事業卻再度陷入困境!“合起來搞嘛,大家很難統一,我想我只能自己來搞。但又沒錢,當時銀行也很難借到錢。這時候又是我們浙大的老師借給我的‘第一桶金’。”翁先生畢業之後,和機械系的淩俊傑教授一直保持著專業和生活上的聯系。淩教授獲知翁先生辦廠缺錢的事情後,主動牽頭爲其募集資金。1993年,浙大教師們的工資還很低,但機械系的好多教員還是集體出資,湊了29萬元給翁先生。“那個時候幾十萬塊錢算很多了,我當時是個小青年,啥都沒有,沒資産沒資本,老師們能借給我,一個是對我的信任,更重要的是對淩老師的信任,因爲是他張羅的嘛!”淩教授和機械系老師們的幫助無異于雪中送炭,解決了翁先生的燃眉之急!翁先生用這筆錢買下江北四達液壓件長合作方的股份,將法克和四達兩個廠合二爲一,開始獨立經營以液壓元件爲主導産業的專業公司。這個公司即爲千普華液的前身。

1995年,甯波華液機器制造有限公司成立,此後,華液進入快速發展階段,在公司規模、産品研發、銷售利潤各個方面都實現了突破。1997年,華液明確以“液壓元件爲基礎,整機爲方向”的發展戰略,投資橡機規模生産線,打造整機産業鏈。1998年,公司成功研制中國第一台橡膠注壓成型機,填補了橡膠機械工業的一項空白。2004年,華液公司架構調整,成立控股總公司甯波千普機電液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旗下擁有甯波華液機器制造有限公司、甯波千普機械制造有限公司、甯波華普工業控制技術有限公司三家子公司,分別經營液壓、整機、電控三大業務。2008年,公司位于甯波東錢湖畔的橫溪廠區二期工程全面完成,公司占地面積60000平方米,建築面積50000多平方米,千普機械、華普工控先後遷入新廠區,幾家企業與華液一起彙集成涵蓋機電液産業鏈的高科技企業雄居橫溪,形成機電液三位一體的強勁發展勢頭……

3:翁振濤先生及其子翁之旦先生

回饋:感恩母校,再創輝煌

1997年,翁先生還清欠款,公司銷售規模算是剛打開局面,有了少許利潤,但他已經在考慮回報機械系的老師們了。而翁先生的家人和朋友也都非常支持他的想法。于是翁先生主動聯系機械系商議設立獎教金事宜,機械系的黨支部書記邱敏秀老師去華液公司參觀,看到華液當時占地才3畝的小廠區,開玩笑地對翁先生說:“小翁。銖S子這麽。X還拿不拿的出來喲?”翁先生笑著說:“每年給我們機械系的教師們五萬塊錢,我還是拿得出的!”1997年,華液獎教金在浙大機械系正式設立。那時,浙大老師們的經濟收入還不高,普通教師的工資僅有3位數。這五萬塊獎教金的作用還是相當大的。翁先生很高興地看到,以淩俊傑老師爲代表的這些曾經培養過他、幫助過華液的母校老師們,在華液獎教金的資助下,生活總算有了些許改善,可以把更多的精力都投身到中國的液壓事業上了。

就這樣,以獎教金爲契機,翁先生也和機械系保持了長久而廣泛的交流和聯系。十年後,老師們的收入翻了幾番,翁先生又想起了機械系一些貧寒的研究生們,所以在2007年,翁先生又增設了華液獎學金,並贊助在杭州舉辦的流體傳動與控制國際會議,千普華液獎勵基金額度提高到了100萬元。除了在浙大機械系設立基金,翁先生還在甯波當地教輔室設立“華液獎教金”,獎勵優秀的中小學教師和成績優秀的學生;捐贈100萬元設立“母親愛心扶貧基金”……飲水思源、富而思進,翁先生以自己的實際行動樹立了企業家的楷模。

然而,華液和浙大機械系的交流和融合遠不止于此。除了設立獎教金之外,華液多次承擔浙江大學機械系5個課題組的國家863計劃、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十五科技攻關項目以及科技成果産業化項目的試制。在校企聯手爲國家裝備制造業貢獻力量的同時,華液也逐步走到了行業的前列:年平均開發新産品5項,多項技術填補國內空白,技術水平爲國際先進;多個科研成果列入國家重點新産品計劃、國家級火炬計劃項目,曾榮獲中國機械工業科學技術獎、中國液壓氣動密封件行業優秀新産品獎。

“我最近幾年最大的公益也好,慈善也好,都在浙大。”2001年,華液與浙大合作創建國家電液控制技術研究中心甯波分中心,此後又直接捐助250萬元支持浙江大學紫金港校區機械系新大樓的建設,並大力支持了機械系衆多的預研項目。此外,翁董的兒子翁之旦先生本科就讀于燕山大學,研究生考入了浙大機電所,師從陶國良教授開展氣動技術的研究,畢業後回到華液,協助翁總進行公司管理的同時,擔當起了華液高端氣動元件研發的重任。如今,他們父子二人攜手回報校情師恩,這在浙大機械系的校友群體中,無異于一大亮點。

一個多小時的采訪中,翁先生以其務實、謙遜、真誠、自信的企業家形象深深感染了我們。在我們看來,翁先生不僅僅是企業的管理者,更是一名學者型的企業家。無論是畢業後在企業工作,還是辭職後自己艱苦創業,他對技術創新的追求永無止境。采訪的最後,筆者請翁先生爲浙大和機械系的學子們送句寄語,翁先生溫和地一笑,隨即說道:“文憑只是一個敲門磚,走上社會最重要的還是你的能力。踏踏實實做人做事,一輩子都受益匪淺。”想必這也正是他的親身體驗。

結語

如今的千普華液集團,繼續和浙大機械系保持著深入的聯系。作爲校企合作産生長遠效益的典範,翁先生一直強調自己因在浙大所學受益匪淺。得益于在校期間魚水交融的師生關系,翁先生也一直力所能及地主動回饋著浙江大學的培養之恩,回報著機械系幫助過他的老師們。這對當下本科生、研究生教育中師生關系的形成,也將是一個很好的參照。筆者也相信,華液在翁董帶領下必將取得更大的成就,而華液和機械系師生的良好關系,也是浙大校友群體的一筆寶貴財富,必將傳爲佳話。

圖注:翁家父子与机械系师生合影


机械工程学系校友分会 供稿

(文/圖:胡双 王芳官)

/